吉洋人工湖爭論十多年,水資源議題後面,隱藏著巨大利益。究竟是為水而爭?為利而奪?還是為土而戰?雨霧煙濛的土地上,漸漸浮現真實的利益...

  十幾年前,水利署就有開發吉洋人工湖的計畫,2001年通過環評後,因為當地居民強烈反對,預算被立法院刪除,直到2010年,才又以「穩定南部地區供水計畫」為由,編列161億的預算,挾帶吉洋人工湖開發計畫。

  新版的吉洋人工湖計畫,開發位置橫跨高屏縣市,選定旗山、美濃、里港交界區域上,台糖農場與南隆農場的土地,總開發面積約700公頃,原先規劃五個湖區,現今變更為第一階段先開發兩個湖區,面積約300多公頃。大規模的開發計畫,引發當地居民憂慮,紛紛表達反對意見。由於新計畫內容變動太大,環境團體認為,2001年通過的環評,已經不適用,必須重作環評,不能以差異分析來通過開發。

  屏東平原水源豐沛,當地農民常常引用地下水灌溉,深知當地水文狀態。
  這塊地下水源豐富的區域,位於屏東縣萬隆農場周邊,水資源專家丁澈士教授,長期監控研究屏東平原的地下水文,深知一套自然供水的道理。長期以來,丁澈士一直強調,適當利用地下水資源,選對取水位置,做好補注管理,屏東平原下的礫石地層,其實是一個超級大水庫。
  有地下水層蓄水不用,執意開挖大湖,丁澈士直指吉洋人工湖原始開發規劃,就是為了採取砂石資源。

  在美濃、里港交界的農地上,一處處像深谷般的盜挖農地,標示著砂石利益的犯罪遺跡。學界正開始研究,要將這些盜挖出的深谷,作為滯洪蓄水之用,取代部分人工湖的開發。不過,因為長年管制不當,許多深谷被填入廢棄物,除了污染問題,還阻塞了水源補助,一旦運用,這些都成為必須解決的問題。

  當美濃居民為水利署推動人工湖開發,無盡擔憂之時,更大的土地開發危機,卻悄悄來臨。
  一項由營建署規劃的吉洋人工湖周邊社區開發構想,在考慮回收開發成本下,規劃興建吉洋人工湖特定區,計畫徵收1800多公頃私有土地,加上台糖土地,總開發土地面積達4300多公頃,其中除了開挖人工湖,還要分區劃設住宅區、休閒區、產業區等不同區位。
  這項開發計畫,無異讓一個水資源議題,變成土地開發問題,巨大利益也讓地方陷入分裂危機。平地水庫的開發,在水資源的規劃外,其實還藏著土地增值的利益,高雄市澄清湖畔的水岸豪宅,就說明著依水而居,已經成為城市居民的夢想,房價自然飆漲。

  另外,在營建署的規劃構想內,開發廣大土地,評估作為高雄大林埔、鳳頭鼻居民遷村的土地,解決當地深受污染危害的問題。
  高雄大林埔、鳳頭鼻社區,長期被工業區包圍,周邊緊鄰中油、中鋼、火力發電廠等工廠,深受污染的危害。在遷村前夕,一個由民間團體發動的行動,希望凝聚居民的共識,也記錄當地的歷史。

  在一項調查中,高達七成居民希望遷村,但對於要遷到遠方,抱持反對的態度。營建署的構想,並未獲得居民支持,甚至涉及徵收土地問題,未來可能會形成更大風暴。

  從砂石開採,發展到土地開發,十多年來吉洋人工湖計畫,彷彿已經不是為了水資源,而是藏在湖區內不可說的利益,當政府宣揚開發人工湖,可以創造多贏共利,長期關心高屏自然環境的丁澈士,提出他的另類三贏思考。

  一塊美麗的國土,開挖人工湖,從採砂石到新市鎮,不斷面臨開發破壞危機,失去環境守護的思考,遺忘了家族永續、土地安康,生態永恆的自然之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退潮

退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