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 -3.jpg
西濱大橋下乾枯的濁水溪溪床,塵揚四起,濁水溪該有的水去哪了? 


我是Umi,Umi也就是日文的うみ,意指海。日本的海在我印象裡總是血染紅了湛藍的海,這樣的場景在我心裡充滿深刻的痛心,也因為我熱愛鯨豚,所以印象特別銘刻,這單一的事件讓我看見更多海洋的問題,也期望自己能以環境生態保育的觀念為本,取此名也是要讓自己時時刻刻記住血染大海的事件,牢記海洋生態對我們人類的重要性。

記得小時候夏天時,爸媽為了哄我與弟弟睡午覺,都不免誘騙一句"睡起來就帶你們去海邊玩",然後我們就能馬上躺下假裝進入睡夢,一不小心也真的睡著了,直到媽媽的聲音把我們從睡夢中喚醒,帶著睡眼惺忪的小眼睛,準備要去海邊的用具,頭上帶著遮陽的帽子,右手拿著小鐵桶,左手拿鏟子,一切就緒後,我們就徒步的走向正在日落的潮間帶,北海岸的海岸擁有各種海岸型態,漲潮與退潮間都會有不同的樣子,而我一看到海則難掩興奮的奔跑在海灘上然後跳入海水裡,我熱愛海洋的程度只差沒拿著絲巾奔跑迎著風甩呀甩,長大之後脫離父母睡午覺的掌控,時常與三五好友在海邊待上一整天,然後趴在趴板上逐浪,累了就浮在海面上曬著溫暖的太陽,那種簡單的氛圍一直深植在我的腦海。

IMG_0546.JPG
正在蚵田裡勘景的柯導

 在退潮記錄片的拍攝工作中,我看見與北海岸全然不同的海岸形式,這裡的潮間帶生命豐富到讓人感動,漲潮時海水就用姿態緩慢的小浪花滲進來,這樣的姿態會讓你忘卻她等等就要淹沒整片濕地,小螃蟹們等到潮水來敲門時就躲進自己的窩裡,等待退潮之後在探出眼睛瞧瞧潮水帶來的食物,依賴這片濕地的人們乘著牛車也緩緩的踏入這剛退潮後的濕地覓食,回想起來我自己家裡大部分的食物也都來自海洋,有時會有爸爸閒暇時釣回來的魚,有時候會有一些我們去撿拾的螺類,出門散步遇見正在巡田的農夫,還能買到現採的脆甜的青菜,三兩下一餐就能解決,這些大地給予我們最純粹的恩賜,來自大自然冰箱最新鮮的味道至今依然記憶猶新,到了都市工作之後,一不留心就會忘記每天所吃的食物來自於何方,產地是否真的來自於此,真有機假有機就留在人心裡猜疑,這樣子的顧慮到底是從何時開始的呢?

IMG_0595.JPG 

跟著柯導出班的日子不多,但每一次出班都能真切感受到純粹的感動,凌晨起床跟著老一輩的蚵農們一起出門,從日出到日落記錄著他們的生活,很難想像六七十歲的阿公阿嬤們可以揹起裝滿蚵仔的鐵籠在潮間帶裡走動,一桶一桶的篩洗,再把滿收的蚵仔放在牛車上,牛踏著緩慢的腳步,節奏慢慢的把阿公阿嬤還有蚵仔從潮間帶轉換成農田村莊景致,這種難得一見的西海岸風情,真的讓人難以想像現今還能看見這樣的風景。


照片 005.jpg
正在拍攝白海豚的柯導
  

有一次很幸運的可以跟到拍攝白海豚的班,也很幸運的看見了白海豚,以往我都是從太平洋看台灣的東岸,那裡的景色無庸置疑的讓人驚嘆,西海岸也有另一種驚嘆讓我瞠目結舌,我看見台灣西海岸的種種開發,白海豚也就生活在這樣的區域,工廠污水、煙囪廢氣、滿是水泥的海堤、有些沙岸正在慢慢流失,白海豚就在這裡游著,這麼多年了白海豚不離不棄的守著台灣西海岸,繼續在這裡生活著,而我們的慾望卻一直逼迫著像天使般的白海豚離開,我們西部海岸怎麼了?我們人類到底怎麼了?
 
IMG_0100.JPG 
漁業養殖與六輕工業區
  

每回出班都從台北市出發,經過台北市最繁華的地段,經過無數的鬧區,經過每一戶人家,我都開始在想生活在這裡的人都會吃些什麼,食物的來源來自哪裡?小吃攤裡的蚵仔煎難道可以進口?每天的米飯、蔬果、都要仰賴進口?大海與土地總是賜予給我們無盡的食物,我們的成長無時無刻都取之於環境,來到這工作之後,我更加貼近認識台灣的土地,短短一年半的時間我已走過台灣許多地區,也經歷了莫拉克颱風帶來的災難,也見過可怕的汙染,當我看見這些令人灰心悲痛的事件與天災,支持我繼續翻滾熱血的也就是台灣最純樸的力量,那些辛苦耕作的農夫,還有最珍貴的白海豚。

白海豚母子.jpg  

你們知道台灣糧倉旁有什麼樣的汙染正在破壞土地嗎?有什麼樣的珍貴生物正在那裡生活著嗎?跟我一起等待漲潮時那緩慢卻迷人的小浪花,一起等待退潮所帶來的感動,一起等待那屬於我們的潮間帶所帶來的故事!

IMG_0122.JPG  芳苑濕地上的和尚蟹


後記:史上最強的製作助理--Umi

常被誤認為是導演的兒子--"她"不是。

被《我們的島》以及《退潮》輪流虐待,今天才溯完濁水溪,明天就要去爬合歡山,但只要一聽到"出去"就跟小狗看到骨頭一樣,會呵呵的傻笑的umi從不介意這永無止盡的外景作業。

回到辦公室之後,要充當美術設計以及總務收發,接收無數的MSN訊息:『UMI,我之前請你作的BANNER呢?』 『UMI,328集的DVD你寄出去了嗎?』 『UMI,可以先幫我拷帶嗎?』 『UMI...』

是的,退潮的工作團隊就是在這樣一步一腳印,一字一血淚的工作模式撐過來的。但UMI總是會人前強顏歡笑,人後珠淚暗彈快樂接受這一切,而且以她極具喜感的笑容,帶給辦公室無數的歡樂。

這就是我們史上最強的製作助理--UMI



創作者介紹

退潮

退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