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陸交界的地帶,用心傾聽千百年來,

潮來潮往的聲息與土地的脈動。


【序曲】
彰化大肚溪到濁水溪口的海岸地帶,長達45公里,寬達1至7公里,其廣闊平坦的潮間帶,曾名列世界保育聯盟亞洲最重要的溼地之一。因為河川上游帶來豐富的營養物質,潮間帶的生產力相當高,除了提供當地居民養殖與採捕場域之外,曾經還是台灣最大的水鳥棲息地之一。

【潮間帶】
彰化伸港與芳苑、大城海岸,在退潮之後的泥灘地寬達五、七公里,是人與物種的生命舞台。這一片泥灘地是當地先民撫育子孫的依靠,更是生物南來北往遷徙與生命繁衍的中繼站。我們看到老漁民延續二百多年來的祖訓,並遵守潮汐的約定,在泥灘地上揮汗辛勤的採蚵、扒文蛤,他們敬重大海的賜予,與候鳥、魚蝦貝類,一同在這平坦寬闊的灘地上,展演史詩般的生命樂章。

老人與鳥.jpg

 

【候鳥】
國際研究候鳥遷徙,有一套足旗系統,透過不同顏色的足旗,可以看出候鳥來自哪裡。2007年12月8日,研究人員在王公漁塭發現2隻繫有阿拉斯加足旗的黑腹濱鷸。牠們飛越7500公里遠來到台灣,阿拉斯加從1978年開始繫放黑腹濱鷸,在全球被發現的137筆資料中,台灣就有31筆,比例高達四分之一。東海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來到彰化海濱度冬的黑腹濱鷸,數量高達上萬隻,這樣的族群數量已經具有國際重要性,顯示這裡是候鳥遷徙路徑中,不可或缺的溼地。

【轉折】
1989年彰濱工業區開始填海造陸計畫,後來因為經濟不景氣,實際上出售的土地並不理想,導致部份土地閒置,這種有礫石地、有沙地、有水塘、有草叢,又人煙罕至、又鄰近潮間帶的地形,冬季時是過境候鳥的度冬區,到了夏季更成為一些地面繁殖性水鳥最愛的天堂。初步估計,每年有超過70對以上的小燕鷗、50對以上的燕鴴以及東方環頸鴴在這裡進行孵蛋育雛。目前全台灣也僅存彰濱以及台南四草南科一帶,有如此大規模的繁殖族群,以保育類的小燕鷗來說,彰濱工業區還是牠們在台灣最大的繁殖棲地。

 

 

【村莊】

「風頭水尾」是描述西部沿海村落貧窮艱困的處境,村民除了必須頂著強勁的季風,在貧瘠的土地上、海岸地帶討生活以外,還必須承接河川上游的污染源與宣洩的洪水。譬如,因為沿海地層下陷、區域排水不良,村民在惡劣的環境中,除了對抗逢雨必淹的宿命以外,似乎也練就了一套逆來順受的處世哲學。另外,因為偏遠貧窮,不容易吸引媒體的焦點,中央政府也鮮少關心,就像是被遺忘的聚落,在沒有外援的情況下,這些沿海村莊的公共建設,與都會區的差距是越來越大。

【生活】

養蚵漁民每天利用海水潮差變化的空檔,不分寒暑在泥灘地上採放蚵串、扒文蛤。當海水漲潮了,也還不能休息,除了必須趕緊處裡剝蚵、運銷以外,也必須依照四季的節氣,善加使用海埔地的耕種作物,以貼補生活與家用。

【故事】冷冽的東北季風帶著鹽分與細小砂礫,吹向彰化西北邊垂與西南角的偏遠小漁村。在天幕尚昏暗的清晨,與阿伯在家門口會合,看到村民們大多以布巾把頭部整個包裹起來,只露出一條視線的細縫,再穿上全套的雨衣,這一副裝扮是與海潮冷風接觸的第一道防線。我們跟著老漁民夫婦,坐在拼裝車上,來到海田,冰冷潮水浸濕了腰部下半身,現在只能以意志力當第二道保護傘,脆弱的身軀也只能任由海潮拍打強風吹拂。阿伯從蚵架間挑選成熟牡蠣串,集中在籮筐裡,阿桑在一旁接應幫忙,同時還要調整一下過於密集或垂落的蚵串。當蚵串裝滿車之後,在海水漲潮之前,要趕緊離開這一片泥灘地,準備接續下一階段的剝蚵手工。老夫婦像這樣的工作,不分寒暑,五、六十年來無一例外…………

【謝幕】
看到伸港靠海漁村漸漸的離海越來越遠,村子裡的人雖然仍期待靠海維生,但時空變遷下,村民望海的目光也日漸退卻。以前整村的人都在養蚵,現在是越來越老化、衰退,養蚵人家要到自己的蚵田,也必須先穿越西濱公路,再穿越彰濱工業區…..從彰化海岸的歷史變遷,我們看到環境的轉變,也看到同樣的土地,因為不同的利用方式,而有了不一樣的未來,在大自然一來一回的循環定律中,或許生態敏感脆弱的海島台灣,也該重新思考人與土地的關係,重新尋找對待海洋國土的方式。

【退潮】
紀錄片《退潮》是金鐘導演柯金源耗時5年以上所製作的紀錄片,將安排2011年中旬於公共電視播出。
影片敘述現在的漁村離海越來越遠,村民們雖然仍期待靠海維生,但時空變遷下,村民望海的目光也日漸退卻。以前整村的人都在養蚵,現在僅存的數十戶養蚵人家,要到自己的蚵田,必須先穿越西濱公路,再穿越彰濱工業區…。而今,可能還有另外一場工業革命開啟新的時代,居住在這塊溼地上的人民,有可能保住他們最後的淨土嗎?

敬請期待《退潮》

創作者介紹

退潮

退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